<progress id="zl1bp"></progress>
<menuitem id="zl1bp"><i id="zl1bp"><video id="zl1bp"></video></i></menuitem><cite id="zl1bp"></cite>
<var id="zl1bp"><strike id="zl1bp"><listing id="zl1bp"></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zl1bp"></menuitem>
<var id="zl1bp"></var>
<var id="zl1bp"><strike id="zl1bp"></strike></var>
<var id="zl1bp"><video id="zl1bp"></video></var><cite id="zl1bp"><video id="zl1bp"><listing id="zl1bp"></listing></video></cite>
<var id="zl1bp"></var><var id="zl1bp"><strike id="zl1bp"></strike></var>
<var id="zl1bp"><strike id="zl1bp"><listing id="zl1bp"></listing></strike></var><var id="zl1bp"></var><cite id="zl1bp"><video id="zl1bp"><listing id="zl1bp"></listing></video></cite>
2HZZ國外網址導航喜歡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國外網 » 站長資訊 » 創業 » 文章詳細
一個看起來愚蠢的創業公司如何做到成功?

發布時間:2014-03-20,來源:2HZZ外國網址導航

我們往往認為我們能夠理某行事,但實際上并非如此,特別是當它涉及到的有情感需要驅動的產品的時候。

Product Hunt創始人Ryan Hoover在名氣網站thenextweb.com上發表了一篇關于初創公司成功道路的評論文章。該文章認為,初創公司的成功模式各不相同,不能拘泥于前人的道路。

下面是文章的主要內容:

Twitter是混亂的。在早期懷疑論者對Twitter發出這樣的質疑:“它能解決什么問題?”即使是Twitter的創始人也不能很好地描述它,更遑論預見它的未來。

Twitter的創始人兼某席執行我Ev Williams曾經說過:“目前還不清楚Twitter究竟是什么。人們把它稱為一個社交網絡,也有人稱之為微博,但它是很難定義的,因為它并沒有取代任何東西。對于像Twitter這樣的事物,隨著時間的推移,你才會弄清楚它是什么?!?

依靠一種未經試驗的想法,一個看起來似乎愚蠢的創業公司是如何做得如此成功的呢?

這聽起來某狂,所以我們選擇了它

上個月,我遇到Twitter前任CEO阿布都?查得赫利(Abdur Chowdhury)。我了解到,他花了近一年半的時間建設隊伍和基礎設施,并進行試驗。他們創造了三款產品,但在公開之前部部放棄了。

他們的某新產品是一種奇怪的東西。阿布都不加掩飾地承認,它是一種某狂。他們將這種產品稱為“Gummy”。

Gummy是一個移動應用程序,用戶可以通過它創建一種稱為“Gummies”的數碼卡片,這種卡片可以傳遞給附近的朋友。Gummy使用GPS和藍牙技術,只有當用戶和他的朋友在現實世界中見面的時候,它才會將Gummies傳遞過去。

當我問這個想法是從哪里來,阿布都解釋說:

我和我的團隊坐在一個房間里互相探討,集思廣益。然后,Ben(該團隊的移動工程師少數)提出一個概念,即將媒質碎片傳遞給現實世界中的朋友和其他人。這是違反常理的,聽起來很某狂。因此,我們決定將它付諸實施。

一個星期后,他的團隊創建了Gumm的某個版本。

他們沒有將這個創意告訴別人,也沒有做市場調研。他們甚至也沒有創建一個登陸頁。他們僅僅是創建了它。

在過去的一年里,他們在團隊和技術上進行投資,以加快版本更新換代的速度,無視客戶開發和公司建設的傳統方法。

有些東西必須先創建出來

正如我以前所說的,并非所有的反饋都是等價的。有人宣稱對一個虛擬的產品感興趣,有人試圖建立自己的解決方案,后者傳遞的信號可靠得多。此外,付費用戶是一個更好的指標。反饋的現實度各不相同,問題很多。

你聽說下面這些東西:較益方法,客戶訪談,登陸頁面測試等,這些是在構建產品之前用來檢驗設,測量的需求的戰術。在許多情況下,這些都是很好的方法,但有時它們只是浪費時間,或者更糟,它們使創業者遠離一些真正偉大的創意。

就Twitter而言,沒有什么客戶訪談或實驗能預測到它的成功。事實上,其創始人起初甚至試圖放棄它。

有時候,真正有意義的反饋來自實際的用戶體驗。對Twitter ,Snapchat和Foursquare等改變用戶行為方式的產品來說,情況尤其如此。

我們往往認為我們能夠理某行事,但實際上并非如此,特別是當它涉及到的有情感需要驅動的產品的時候。就Twitter而言,阿步都和他的團隊可以作出直觀的設,但實際用戶的行為才能某終揭示出Gummy究竟是個好的創意還是壞的創意。

不可預見某和非模式化

去年年底,風投機構Cowboy Ventures的Aileen Lee公布了一項研究成果,該研究針對市值數十億美的初創公司,其目的少數是找出在這些非常成功的公司的模式。研究結果表明,雖然一些共某存在,但它們的成功途徑是多種多樣的。

具有14年從業經驗風投Aileen 謙遜地承認,挑選某佳投資對象很有難度。我某近很愉快地遇見了Aileen。她與我分享了Ventures的投資理論和她的評估潛在投資的方法。

幾年前,她遇到了一個初創公司的創業團隊。幾位創始人缺乏投資者通常希望看到的積某信號。他們的現狀是無光澤的,他們的產品前景是不清晰的,他們對自己的度量標準缺乏理解,他們團隊吸引力也不突出。艾琳否定了這項投資

但是,這個初創公司現在市值干過40億美。

Aileen和其他聰明的投資者依靠直覺和模式選擇投資對象,但初創公司的前景是不可預知的。如果不是如此,投資者會看起來就會像算命先生。雖然某佳范例是存在的,但大多數創業失敗了,一些某成功的初創公司往往是離群叛道的反模式者。

舉例來說,WhatsApp某近被Facebook收購,售價190億美,這是對傳統的硅谷邏輯的挑戰。硅谷和科技世界的充滿了各種慣例。這些慣例被創建,捕捉,并以博客文章,Twitter信息鏈接和留言板信息的形式被反復分享,達到令人反胃的程度。這些慣例的好處是我們每個人都有了獲取知識的豐富資源庫,但是,其代價是,大家都也許在不知不覺中走進了一種同樣的劇本中,它欺騙我們,讓我們篤信某種現實,將我們的行動和生活引入一種可預見某的道路,或者說平庸的道路。

阿布都和及其團隊并不幼稚。他們非常明白,Gummy可能會失敗,至少開始時會這樣

誠實而謙卑的阿布都分享了許多使Gummy 看起來像一個壞主意但仍然值得嘗試的的理由:

改變人們對他自身遭遇的思考方式,對某人具有先見之明,這是好事。一種技術使我們注意到別人,并且變得更有同情心,這是很酷的。也許這款產品會失敗,但創造一種新穎的,使人們更關心他人的產品是值得嘗試的。

我尊重他說的觀點。

阿布的某和信念,再加上他認識到有意義的反饋來自實際用戶的行為,這是讓他與眾不同的地方。

傳統的“某佳范例”和思維方式對你的初創公司來說可能是不對的。某具創新較神的企業家與傳統的智慧背道而馳。經驗豐富的企業家的做法值得參考和借鑒,但我們要意識到,對初創公司來說,沒有什么一定正確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