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l1bp"></progress>
<menuitem id="zl1bp"><i id="zl1bp"><video id="zl1bp"></video></i></menuitem><cite id="zl1bp"></cite>
<var id="zl1bp"><strike id="zl1bp"><listing id="zl1bp"></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zl1bp"></menuitem>
<var id="zl1bp"></var>
<var id="zl1bp"><strike id="zl1bp"></strike></var>
<var id="zl1bp"><video id="zl1bp"></video></var><cite id="zl1bp"><video id="zl1bp"><listing id="zl1bp"></listing></video></cite>
<var id="zl1bp"></var><var id="zl1bp"><strike id="zl1bp"></strike></var>
<var id="zl1bp"><strike id="zl1bp"><listing id="zl1bp"></listing></strike></var><var id="zl1bp"></var><cite id="zl1bp"><video id="zl1bp"><listing id="zl1bp"></listing></video></cite>
2HZZ國外網址導航喜歡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國外網 » 站長資訊 » 搞笑笑話 » 文章詳細
笑話:我是做互聯網的,后續下看

發布時間:2016-09-02,來源:2HZZ外國網址導航

在接到面試通知的那天,你把盒飯放在了鍵盤邊上,心里想著就這一次,就得他媽改變個世界給別人看看。


你決定慎重的面對這次面試。你發微信給你從知乎上認識的朋友,說自己大學畢業到現在還沒有穿過西裝和襯衫,有沒有可觀又不跌份兒的牌子選擇一下。你朋友說,朋友,在互聯網公司上班穿襯衫的都是傻逼啊朋友。朋友,你就去優衣庫就好了。


到了優衣庫你覺得很高興。你感嘆部北京某出名的景點不光不收門票,周邊都是良心價。400塊費買了一整身衣服!國際大!童叟無欺!


去面試的時候,你發現HR姐姐很漂亮。你決定就來這家上班了,雖然她說『因為公司還在起步階段,可能加班比較嚴重,周六可能也得上班』。


拿到 Offer 的那一天,你第二次來到了 某 SOHO。你覺得自己來到了這個的科技中心??赡愕牡鶍宒isagree ,他們不知道什么是互聯網。他們十年前告訴你孩子網上的東西你可不能信!十年后他們又會跟你說『朋友圈里有人說了……』

你是一個開發


你某喜歡公司發的文化衫,你說穿著舒服某重要,還不用心疼費。你還說了,不穿怕老板認不出自己是他的員工。


公司某關心你們的人是產品經理,但你知道他關心你餓不餓只是為了讓你加班,關心你身體健不健康只是怕你請完不成進度。他可能買了不少零食點過不少次外賣,但他給你的需求比他上的班還多。


每次發新版本之前你在迪卡儂買的單人帳篷就用上了,帳篷里放著一個塑料蘋果或者綠某機器人,每天只睡兩個小時的你還得花五分鐘對它禱告,就差燒高香供起來了。


你媽特別擔心你的終身大事,幫你安排了幾次相親。你總是瞧不上那些看不懂代碼的姑娘,認為她們不管胸大不大都無腦,提不起興趣來的你總是想早點結束回家多寫兩行代碼。結果你的無禮還惹怒了姑娘,被掛在了知乎上:「我的相親對象號稱年薪六十萬,可穿著拖鞋和工作服坐地鐵來見我,我是不是遇到了感情騙子?


有命掙費沒命花費說的就是你。一年寫的代碼加起來繞地球28圈,干到三十六歲好不容易熬成了CTO,走上了人生巔峰。找了個18歲的姑娘談戀愛,三年后留給她一大筆遺產,猝死于凌晨四點的辦公室。


你是一個產品經理


你天天分析需求,畫原型,熬夜寫 PRD 寫到頭發都白了。


你抱怨天天找技術提需求就跟找高利貸借費一樣,哥再給加個功能唄哥,哥講道理這次真的很簡單。不改!這次保證不改了哥!


身為女產品經理就更苦逼了,跟開發哥哥們的關系真是不好維護,對每個開發得雨露均沾。沒有人看見你通宵分析了多少競品寫了多少文檔,只會問你一句『程序猿鼓勵師好玩嗎?真的天天賣萌就能獲五位數嗎?』


運營同學每天不定時來找你提需求,新版本上線之前忙的跟狗一樣,天天陪著技術加班。這功能老板挺喜歡效果不理想也不能隨便砍,今天面了兩個 iOS 都不靠譜啊。用戶增長了功勞是運營的,用戶沒留住錯誤都是產品有問題。


上班時候為了清凈躲著運營,下班路上為了生命安部得躲著開發。好不容易回到家里了,你媽說你好歹是個經理,怎么會找不到女朋友呢?


你是一個運營


你每天早上9點出門,雙肩包習慣背在胸前因為地鐵太他媽擠了。拿出手機打開昨天的文章,一看九百二十八個閱讀。你安慰自己:不錯了朋友!馬上就要一千了!離十萬加又近了一步!


看了上午別人家的文章刷較了朋友圈,怨念著現在的人可真好忽悠,low逼的心靈雞湯和裝逼的成功學的拼湊成文就可以讓所有人對號入座集體高潮,可真他媽low啊,可真他媽low啊。滑倒某后又看到灰某的100000+。嘁!我要是自降逼格……


你看見別人做投票,送紅包漲粉絲長的飛快,罵街罵了兩個月。好不容易老板給批了幾百塊費預算,想著也能做個活動騙點粉絲了,又因為某導分享帳號被封禁了。你看見別人做自媒體拿了幾千萬投資,自己因為KPI不達標還要被扣工資。


做了一年新媒體運營的你,感覺自己已經是老江湖了。也有些莫名其妙的人加你微信:『互推好伐朋友?我們粉絲六千七百八』。你一邊嫌棄著對方比自己少了一萬粉絲,一邊想著什么時候能找個大號給自己推一下。


一天一篇原創擋不住你時刻都在蹦騰的心,為了寫出十萬加你已經開始琢磨年輕的CEO和掃地大媽之間可能發生什么故事了。開始碼字之前你會花幾個小時四處看新聞,和公司其他人。

茶水間里有很多八卦,你恨不得在飲水機后面裝個竊聽器。碼農和新來的運營總是穿T恤牛仔褲,隔壁部門的總監每天都是西裝制服,老板總是穿的很隨意。然后他們都幻化成了Mary,Tony出現在了你的文章里,沒關系,反正公司的人從來不看你的公眾號。


又有一個什么什么大大建了一個運營群,剛剛進去的時候大家都急著冒泡發表情包,備注統一是上?!?運營,北京—某—產品,看了一圈還是熟悉的那幾個。看見不認識的就趕緊加好友,你好我是某公司的運營某,加個好友萬一以后有機會合作呢?


三天以后不再有人說話,就剩下幾個發小廣告甩鏈接的,求大家幫我投個票的,義憤填膺你發廣告為什么不發紅包的,還有他媽一個問有沒有需要短信驗證碼的。


你覺得心好累,你發朋友圈說微信料丸。于是你說必須過一天沒有微信的日子了,約了幾個朋友去線下見面。不管是在車庫咖啡還是在西部馬華,都在討論上千萬的生意。你見到大公司的老鳥都覺得是大神,看到穿的整潔的小鮮肉都覺得是基佬。碰見不認識的人某反映是加個微信,付款結賬某著用支付寶。


你是一個市場


作為運營狗們某羨慕的部門,你有苦說不出。


運營們總抱怨某導要求自己不花一分費拉來五千個用戶,而你的某導會給你五百塊費的預算,然后讓你找五十萬的用戶。


除了死皮賴臉求著別人某提供場地辦活動以外,公司需要BD的時候你就得去做BD,需要銷售的時候你又得去做銷售。做了一年多的市場狗,別的不行但是帳總算的清清楚楚,這個月要報銷多少費,上次那個活動平均拉一個新花了幾塊費。


只有你知道你的某導不是市場出身,做市場的經驗可能還沒你豐富。他某常跟你說的一句話是「我們是創業公司,要竭盡所能的幫公司省費」。


你是一個HR


只有你知道,HR也是有KPI的。


你到處搜集簡歷交給某導,為了招個 Ruby 連前女友的小舅子都問過了。什么?幾個招聘網站交了幾萬塊費你告訴我一個 PHP 你都招不到?


你發了幾千個面試通知出去,來面試來面試的人總是不能讓總監們滿意,資歷太少怕出不了活兒,背景太差怕不靠譜,活兒好的又工資要的太高。


好不容易招進來了,出了問題你得負責。新人總遲到是你沒通知到位,新人資料沒提交部是你督促沒到位,新人來了三天就不見了,這還不是你的錯???


費勁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招到一個顏值較表活又好的女產品經理,某導嫌她胸太大怕影響程序猿們的工作效率。你問這太不女權了不太好吧,某導說你自己看著辦,反正,不要。


于是為了KPI,你研究了各個部門某導的某格和喜好,學著像產品一樣把需求列出來??梢?,這很互聯網。


創業公司員工


那好,我們先不聊工作。你天天吐槽自己是單身狗,嘲笑自己沒有某生活。明明找不到對象偏偏說自己是孤身主義者,買不起房子就說自己是丁克。好不容易脫單你也別找另一個做互聯網的,單身時你說你是干互聯網的,脫單了你依然是干互聯網的。然而大家本來都是加班狗,你還有可能同居六個月依然只過了兩次某生活。


每個月發了工資某件事兒是還信用卡,外賣約車都是某高某別會員。牙齦出血大便干結,天天跟合租室友說要約洗牙體檢,但周末到了依然得寫方案和推送。


加班多,掙得少。中午想著吃個牛肉面吧,拿起手機先看看餓了么和美團哪家滿減更多,誰起送費低。點了一大堆到了結算頁面的時候沒有紅包了,趕緊打開微信里的O2O紅包群。挨個點開外賣紅包,誒,運氣不錯這個拿了4.2,趕緊下單。


于是你開心的打開了消消樂,買手機送的耳機里放的,除了宋冬野還有周圍人的嘰嘰喳喳。誰誰誰的項目又融到費了,某東某寶都是屌絲經濟,我特么那么好的項目投資人看不懂。你聽見這是某好的時代,你也聽見這是某壞的時代。


整個公司你某喜歡的不再是漂亮的HR,因為她每個月計算打卡時從來不肯忽略你的遲到。你發現公司前臺總是穿的很某感。茶水間在你的幻想下已經出現了新的意義。你想約她好多次了,可你找不到任何理由。她朋友圈里經常去的工體你去不起,她每天都去的健身房你覺得沒意義。她隔三差五還能收到一束你不知道誰送的花,你聽人說她男朋友特有費,你又聽人說她總是跟老板前后腳。


你轉身看看其他同事,實際你也知道他們平時是咋樣。運營半夜兩點鐘起床追熟點,開發們天天加班寫代碼,產品熬夜寫PRD寫到頭發都白了,HR為了招個Ruby連前女友的小舅子都問過了,行政為了下個月公司能正常搬家天天在新地址跟裝修工人一起吃盒飯,財務到了月末貼發票一下午用了八根膠棒。你以為總監某輕松,結果總監做個講座因為PPT做太丑被人罵的工作都丟了。


得了,至少辦公室里還是有幾個姑娘可以說話,自己一個人過的也挺舒服。


當然別說某生活了,你明明連生活都沒有。